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特殊情形下仅有被告人供述与间接证据亦可证明雇凶杀人事实(最高法院出版物公布的参考性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2023-11-24 现代简约风格


产品介绍 / Introduction

  原标题:特殊情形下仅有被告人供述与间接证据亦可证明雇凶杀人事实(最高法院出版物公布的参考性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1.行为人因与同居多年的被害人发生矛盾,雇用同案犯杀害被害人。虽然同案犯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证明行为人犯罪事实的证据却仅有被告人供述以及难以直接证明行为人雇凶杀人的间接证据。在此情况下,应当综合考察被告人供述以及其他间接证据的证明力。若能够根据被告人供述寻找到其他存在关联,足以证明行为人实施雇凶杀人行为的证据,且在案的间接证据之间以及被告人供述亦可以互相印证,那么此时可以认定行为人雇凶杀人的事实。

  2.行为人于侦查前期供述其具有雇凶杀人行为,在侦查后期以及庭审期间又以受到刑讯逼供为由翻供。但在案证据均可证明不存在刑讯逼供情形,行为人的翻供辩解与被告人供述及其他在案证据在细节上存在矛盾之处。同时,行为人翻供的内容存在有违常理、前后不稳定的情形,其亦不能提供其他证据证实翻供内容。此时,应认定行为人的翻供不成立。

  刑事故意杀人死刑复核雇凶杀人证据被告人供述间接证据关联关系相互印证侦查阶段庭审阶段翻供刑讯逼供违背常理

  曲X武与高X原系同居关系,二人一同生活多年后,因在财产等问题上发生纠纷,致曲X武产生将高X杀害的犯意。随后,曲X武以五万元的佣金雇用胡X辉杀害高X。曲X武预先向胡X辉支付一万元佣金后,带领胡X辉找到高X,秘密向胡X辉指认高X。而后,曲X武将高X的出行规律告知胡X辉,并向胡X辉提供高X住宅楼门的钥匙、凶器、雨衣及能够与其单线联系的手机、手机卡等。胡X辉于2010年8月15日深夜依据曲X武的指使,躲藏于曲X武住宅楼门内等待作案时机。高X进入住宅楼门内时,胡X辉立即持事先准备的尖刀刺向高X,致高X背部左侧受伤。高X随即逃离住宅楼,胡X辉因未能追及高X而逃离现场。高X受伤后,惧怕再次被害,每晚回家前均请求出租车司机将其护送上楼。

  次年年初,曲X武再次与胡X辉取得联系,并以五万元的酬金雇用胡X辉杀害高X。此次,曲X武同样为胡X辉提供了作案工具。在此期间,曲X武还告知胡X辉,每晚均有他人护送高X回家,并指使胡X辉在作案前藏身于高X住宅楼的一楼小仓库内。2011年6月10日凌晨,高X与护送其回家的出租车司机孙XX进入住宅楼,孙XX在前,高X在后。当高X途经胡X辉藏身的小仓库门口时,被突然手持尖刀冲出的胡X辉连续捅刺,高X的背部、胸部均中数刀,孙XX见状返身阻止胡X辉,被胡X辉刺中两刀,肩部及腹部均受伤。胡X辉行凶后,高X死亡,孙XX受重伤。

  胡X辉的辩护人认为:胡X辉之所以意图杀害高X系经曲X武雇用,受曲X武指使,胡X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同时胡X辉在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其具有坦白情节。

  曲X武辩称:胡X辉并未受本人雇用杀害高X,本人作出有罪供述是因为公安人员曾对本人刑讯逼供。

  曲X武的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曲X武因财产问题雇用胡X辉杀害高X,但未提供足够证据加以证明,而且曲X武并无充足的杀人动机。

  在行为人雇凶杀人的案件中,虽然同案犯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证明行为人犯罪事实的证据却仅具有被告人供述与间接证据,在此情况下,能否证明行为人雇凶杀人事实。

  一审法院判决:曲X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X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曲X武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称:胡X辉并非经本人雇用杀害高X,本人曾被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刑讯逼供。

  复核法院裁定:核准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法院判决以曲X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X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1.我国关于刑事诉讼的法律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无另外的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据此,被告人自己或同案被告人作出的供述均不可作为单独确定被告人有罪的依据,但这并非是说被告人供述不可作为证据使用。如果被告人供述能够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那么其仍具有可采性。在判断被告人供述能否采纳时,应当结合案件的详细情况,从各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做审查判断。此时,分析被告人供述与其他证据的联系即为认定被告人供述是否可采的关键。根据被告人供述与其他证据的来源以及形成时间可将其分为“先供后证”和“先证后供”两种情况。其中,先供后证是指,根据被告人所供述的内容及提供的线索,能找到有关人证、物证等证据,且找到的证据为真实的,可认定被告人的供述已被其他证据印证,补强了被告人供述的证明力。此外,间接证据是指不能直接证明案件事实,但是在与其他证据相互联系、相互印证的情况下,可以与之共同证实案件事实的一类证据。对于客观确实存在、与案件事实存在客观关联,同时能与其他证据不存在矛盾,又能形成证据链的间接证据,是可以予以采纳的。

  本案系一起雇凶杀人的案件,曲X武因与高X发生财产争议先后两次出资雇用胡X辉杀害与其同居多年的高X。但曲X武在庭审中始终以其未雇凶杀人作辩解,而能够证实曲X武雇凶杀人的直接证据仅有胡X辉的供述。此时,作为同案被告人的胡X辉陈述是否可采即为认定曲X武犯罪事实的关键。首先,对于胡X辉的供述。因胡X辉系犯罪的直接行为人,故在认定曲X武雇凶杀人前应先认定胡X辉的犯罪事实。根据胡X辉提供的线索,公安人员找到了本案的相关物证,此情形属于先供后证。同时本案中的其他证据均能与胡X辉所供述的犯罪事实印证、吻合,故可认定胡X辉系犯罪的直接行为人。在此情况下,胡X辉供述其受曲X武指使实施犯罪行为,虽然不能直接依据该供述认定确系曲X武指使胡X辉犯罪,但在具体作案的时间、地点及对象方面,结合其他证据可以证实假如没有曲X武的帮助,胡X辉无法单独实施杀人行为。同时,根据本案相关间接证据,亦可对胡X辉供述的事实进行补强,故胡X辉的供述具有一定可采性。其次,对于曲X武的供述。虽然曲X武在庭审中否认雇凶杀人,但其在供述中对一些作案细节的交代,均具有先供后证的特点,对认定其确实雇用胡X辉杀害高X均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故曲X武的有罪供述亦具有一定可采性。同时,胡X辉与曲X武二人的供述在与案件中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相互关联的情况下,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均可认定曲X武买凶杀人的事实。综合上述分析,应认定曲X武确实出资雇用胡X辉杀害高X。

  2.翻供是指被告人推翻、变更原本作出的认罪供述。为使被告人的辩护权得到合法保障,以及正确的认定案件事实,对于被告人的翻供行为,如认定为合理即可采信。其中,因诱供、刑讯逼供以及在得知包庇他人的后果后所引起被告人的一类翻供,具有更高的可采性。根据我们国家相关规定,对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审查,应当结合控辩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本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前与庭审中供述不一致,且被告人不能合理说明翻供理由或者其辩解与全案证据相矛盾的原因,当庭前供述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时,可以采信被告人庭前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但庭审中供认,且庭审中的供述与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的,可以采信庭审中的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能采信庭前供述。

  本案中,曲X武在侦查阶段前期供述其雇凶杀人,在侦查后期以及庭审阶段则声称其被公安人员刑讯逼供。根据讯问录像、曲X武的体检资料等证据说明,曲X武并未受到公安人员诱供或刑讯逼供。且曲X武能够供述出案件的部分细节,与其辩解相互矛盾,综合全案证据来看,亦与其辩解存在较多的矛盾。同时,曲X武翻供的内容多处不符合常理,前后不稳定,亦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翻供的事实。故应当采信曲X武庭前的有罪供述,其翻供内容不合理,不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能够适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

  第五十三条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无另外的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拘留通知书逮捕决定书起诉意见书刑事起诉状公诉意见书辩护词刑事答辩状刑事上诉状刑事一审判决书刑事二审裁定书刑事裁定书

  【权威公布】被最高人民法院《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02期(总第685期)收录

  原审被告人:胡X辉,2007年7月5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2011年7月29日因本案被逮捕。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辽宁省抚顺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曲X武、胡X辉故意杀人罪一案,作出(2012)抚刑一初字第00004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曲X武、胡X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曲X武不服,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辽刑四终字第116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复核。本案现已复核终结。

  原审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被告人曲X武与被害人高X系同居关系,二人一同生活多年。曲X武后因与高X在财产等问题上发生分歧,产生杀死高X的犯意。曲X武即联络被告人胡X辉,雇用胡X辉杀害高X,并承诺向胡X辉支付人民币五万元的佣金,二人就此达成合意后,曲X武预先向胡X辉支付了一万元的酬金。而后,曲X武向胡X辉指认高X,将高X的出行规律告知胡X辉,并为其准备作案工具如下:尖刀、曲X武与高X同居的住宅楼门钥匙、雨衣等,曲X武为使胡X辉能与其单线联系,为其准备手机、手机卡。胡X辉遂受曲X武指使,于2010年8月15日零时许躲藏于高X居住的住宅楼门洞内,后于高X进入门洞时,胡X辉手持事先准备的尖刀向高X捅刺,高X在其背部左侧被刺中一刀后逃出楼门洞,胡X辉随即追赶,在未能追及高X后逃离现场。曲X武于2011年初联络胡X辉,再次提出以五万元的酬金雇用胡X辉杀死高X。随后再次向胡X辉提供凶器、雨衣、用于与其单独联络的手机、手机卡等作案工具。曲X武告知胡X辉,高X每晚都有出租车司机护送其上楼,指使胡X辉藏身于住宅楼一楼的小仓库内,再等待行凶时机。2011年6月10日1时30分左右,胡X辉事先埋伏于高X住宅楼一楼的小仓库内,护送高X上楼的出租车司机孙XX与高X先后进入楼门洞,在高X路过小仓库门口时,胡X辉即冲出仓库,持刀向高X的胸部及背部连续捅刺数刀,孙XX随即返身阻止,胡X辉便刺向孙XX肩膀及腹部两刀。胡X辉行凶行为最终致高X死亡、孙XX重伤。

  被告人曲X武辩称:本人未曾雇用被告人胡X辉杀害被害人高X,公安人员曾对本人刑讯逼供。

  曲X武的辩护人辩称:曲X武杀人动机不足,公诉机关指控曲X武因财产问题雇用胡X辉杀害高X,未提供足够证据。

  胡X辉的辩护人辩称:胡X辉杀人系基于曲X武雇用、指使,其在犯罪中的地位及作用次于曲X武。同时胡X辉在归案后始终对犯罪事实如实供述,应认定其具有坦白情节。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曲X武、被告人胡X辉经过密谋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高X生命,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因财产问题,被告人曲X武两次雇用胡X辉杀害被害人,并承诺酬金,为胡X辉准备作案工具、创造作案条件;被曲X武雇用的被告人胡X辉,先后两次实施故意杀害被害人的行为,最终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被告人曲X武与被告人胡X辉存在卑劣的犯罪动机,残忍的作案手段,最后导致难以处理的后果发生,均构成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情节。经查明,结合胡X辉的供述和相关证人证言、书证、视听资料,均可作为曲X武雇用胡X辉杀人的证据,且在侦查的前期阶段,曲X武在供认事实时,已承认了其雇凶杀人。因此,对于曲X武提出其未雇用胡X辉杀人的辩解,以及其辩护人提出曲X武因财产问题雇用胡X辉杀害高X的证据不充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经查明,公安机关向胡X辉拨打电话后,胡X辉确能立即前往公安机关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但其主要犯罪证据在其供述前已被公安机关掌握,故不能成立自首,其确存在坦白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因此,对于胡X辉提出其构成自首的辩解,以及其辩护人提出胡X辉构成坦白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综上,依法判决如下:

  宣判后,被告人曲X武不服,遂以其未雇凶杀人且曾被公安人员刑讯逼供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曲X武、原审被告人胡X辉经过密谋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高X生命,上诉人与原审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经查明,已有相关证据证明曲X武雇凶杀人的事实,曲X武在前期侦查阶段曾供认其雇用胡X辉杀人的犯罪事实,同时并无证据证明曲X武曾被公安人员刑讯逼供。因此,对于上诉人曲X武提出的其未雇用胡X辉杀人、曾被公安人员熊讯逼供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胡X辉实施杀人行为确系受上诉人曲X武雇用、指使,在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具有坦白情节,但其直接实施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的行为,不足以从轻处罚。因此,对其辩护人提出的从轻处罚胡X辉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为达到卑劣犯罪目的,上诉人曲X武,两次雇用胡X辉故意杀害被害人,并承诺酬金,提供作案工具、制造作案条件;被曲X武雇用的胡X辉在与曲X武达成合意后,两次实施故意杀害被害人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的难以处理的后果。二人具有卑劣的犯罪动机,残忍的作案手段,严重的后果,二人的罪行极其严重。一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真实且充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程序合法。据此,依法裁定如下:

  本院经复核认为:曲X武、胡X辉经过密谋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高X生命,二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因与被害人之间的财产问题,曲X武两次雇用胡X辉杀害被害人,胡X辉为获取酬金两次实施故意杀害被害人的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的难以处理的后果。二人具有卑劣的犯罪动机,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严重,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予以严惩。二人构成共同犯罪,曲X武预先存在犯意,雇用胡X辉实施杀人行为,并为其准备作案工具,制造作案条件;胡X辉为获取酬金受曲X武指使,实施杀害被害人的行为,直接造成被害人一死一伤,二人在共同犯罪中均起到最大的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二人参与的全部犯罪进行处罚。其中,胡X辉曾因犯罪被判处刑罚,于缓刑考验期届满后,再次实施犯罪行为,其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真实、充分,定罪量刑准确、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本院依法裁定如下:

  核准二审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对曲X武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胡X辉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

半岛体育平台下载手机网站/登录网页版入口 版权所有 鲁ICP备2021025335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