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我们走进下西岗

2023-11-24 现代简约风格


产品介绍 / Introduction

  采风活动从参观村公司开始,大家兴致勃勃地看了食用菌培育场、散养鸡场、散养鸭场、养猪场和养驴场,为活力四射的乡村经济新形式而感到欣慰;然后与下西岗村宁新军座谈,听他介绍下西岗村扶贫工作的坎坷历程和心得体会,明白了“六条腿一把伞,撸起袖子加油干”的乡村扶贫攻略新态势;最后,各位重点作者分头走进村民家中,聆听老乡们发自肺腑的真实感受,使大家对“精准扶贫”“”等词汇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

  正是中午时分,院子里静悄悄的,砖铺的地面整洁利落,几处花木怒放着。轻轻掀开纱帘,一位老人正躺在大炕上看书,我们忙说打扰了。老人赶紧坐起来穿鞋下地,招呼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坐下喝水。我们做了些自我介绍,老人激动地跟我们攀谈起来。

  他说自己并不老,才68岁,按正常这个年龄,完全能自食其力地生活,可是……唉!老人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自己患有慢性肺气肿、肺大泡等疾病,拖垮了身体,老伴又有冠心病,看着是个人,啥活儿也干不了,属于村里的贫困户。2015年,党的扶贫政策出台,来了宁新军,他根据下西岗村实际,因地制宜,从第一袋酒枣做起,想方设法让村民致富。第二年争取来帮扶单位,就是驻扎原平的预备役83师。宁书记三番五次深入农家,调查了解,摸清了各家情况,知道哪个贫困户要说明帮助,帮村民流转土地,发展“六条腿一把伞”产业,动员村民承包养殖或者入股,不少人家分到了猪仔。

  他又说到自己的身体,他说,人老了,看病是个大问题,光今年就住了三次院,每一次总得上千元。这要是在过去,肯定住不起。可是如今除了吃吃喝喝外,治疗费用自己没花一分钱,看病问题解决了就没什么愁肠事了。说着,他让我们看墙上贴着的一张表,我们才知道他叫王明权,是受帮扶的对象。他说,宁书记是好官,年轻,有使不完的劲,做不完的事;宁书记实在,每件事都要落在实处;宁书记没架子,肯吃苦,扑下身子,和村民就像是一家人。

  这时放在炕上的电话响了,是老王本村的闺女打来的,叫他过去吃饭。老人说还早,不饿,其实是想继续给我们讲述他家的故事。他说,你们看!这大大的窗玻璃是去年宁书记给换的,窗框刷成了温暖的橙色,家里的墙壁粉刷一新,房子一下子豁亮了。家亮了,心里也仿佛更亮堂了。去年产业效益分红大会上,他和其他七位贫困户每户分得八千元,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从老王朴实的话语中,我们感受到他内心满满的幸福感,还有普通老百姓对党的干部那份沉甸甸的信任。

  院子里,窗台底,一大蓬月季盛开着,泼泼辣辣,幽幽清香沁入心脾,盈满了农家小院。

  在农村,大门洞是个不错的地方,既有阴凉又通风。下西岗村像王美云大姐家这样的门洞比较少,不仅宽敞、整洁,还富有特色,喜气且文艺。那是门洞里的壁报,中间一幅写着“下西岗村文化站”,两侧分别是穿红戴绿舞着扇子的秧歌队表演照。王美云大姐家就是村里的文化站,她自己就是文化站站长,性格爽朗的王美云大姐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王大姐笑颜如花,和我们攀谈起了文化站的事。

  我们的文化站是1996年成立的。成立之前,村民们懒懒散散、少精没神,根本没心思理睬什么文化站。你想想,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还能有啥心思!我也很看不惯乡亲们游手好闲的样子,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下西岗村十年九旱,靠天吃饭,年经人有点能耐的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不是老人就是留守儿童,和身体不好的光棍汉,文化站还能有啥指望?自从宁书记来了以后,村里看着看着就有了生机,如今不仅是俺们文化站发展起来了,就连那几个光棍和老病号都信心十足,有一个还娶回了媳妇呢。

  在后面的聊天中我们得知,宁新军这“六条腿一把伞”产业能发展到今天,都得益于他的良苦用心。好的思路是有了,难就难在缺乏资金无法启动。那时候预备役83师主要的扶贫点是神岗头村,他把为农村“输血”转化为让农民自己“造血”的理念反馈给了83师的师长。师长问,你准备怎么干?宁书记说:“我准备通过食用菌和散养土鸡这两个项目让村里的贫困户全部脱贫。”师长幽默地回了一句话,说习主席也是这么想的。后来这个事过去半个多月没有音讯,突然有一天部队给他电话说让他去一趟。真是好事多磨,扶贫产业终于有了眉目。

  这时候,只见王美云大姐拿出一个本子来,激动地说,我们已把这些好人好事编成了歌词,我给大家唱几段听听:

  我们打着节拍助兴,王大姐一连唱了好几首,内容全是反映下西岗村扶贫前后生活变化的。宁书记说,对于扶贫产业,王大姐功劳也不小,上次83师来村考察,王大姐就唱了这首《摘了穷帽奔小康》,部队领导当即决定投资。

  唱得好,不如干得好。王大姐说,以前有些领导,来农村后吃住讲究,不干实事,指指点点尽说些埋怨老百姓的话。宁书记是实干家,住简陋的帐篷,吃平常的饭菜,下地劳动一点也不比农民差。

  王大姐说,宁书记的扶贫思路,不仅是要解决眼前的问题,更着眼于未来。宁书记的观点是,乡村产业今年搞不起来,明年还能够继续搞,但如果一个孩子错过了教育年龄,就再没机会了,所以他主张成立了基金会,准备帮助这一些孩子,让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再从眼下文化站这块看,宁书记这一路走来,扶得不仅是经济上的贫,而且也扶了精神上的贫。

  三年前,王学峰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光棍汉。王学峰的父亲几年前去世,留下他和老母亲艰难度日,母亲还患有脑溢血、脑出血,为了给母亲看病,他欠了好多的饥荒,这个家因此很快便步入了贫困户的行列。这对于年轻的王学峰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王学峰当初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娶个媳妇儿,但我们得知王学峰通过聊QQ娶回了媳妇儿的事以后,决定去他家探访一下。

  来到王学峰家大门口时,他家的新朱红油漆大门首先让我们眼前一亮,我暗想,王学峰这几年的生活可能已有很大改观。我们还未踏进大门,门内的几声“汪汪”声给这个有点儿寂静的小院增添了些许热闹的气氛。王学峰呵斥了几声自家的狗,把我们迎进了家门。

  王学峰的媳妇儿小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几句简短的交流后,我们得知,小陈是一个开朗、健谈的好媳妇儿,很快我们便热络起来。看见小陈的性格特好,我们便直奔主题问了那个好奇的问题。小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给我们说起了她和王学峰的相识过程。宁书记来到下西岗后,最先接触的村民就是几个光棍汉,当他得知王学峰的处境后,就鼓动王学峰用微信和QQ上网聊天,说不定还能找个女朋友。就这样,王学峰和小陈就在一个唱歌的群里相识了。小陈在谈到王学峰时话语里满是赞扬之词,说王学峰脾气好、人实在,还是个孝顺大人的好后生。这样小陈就从老家河北张家口宣化镇来到了下西岗村。

  小陈说起当初刚来时,家里基本上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冬天里连火炉里烧得炭都买不起。在宁书记的帮助下,他们先把欠别人的钱还了,又陆续置办了一些结婚用的家具。小陈说这些事时,我注意到他们的新床上铺着大红颜色印有桃心花样的新床单,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他们当时的结婚照,两个人都面露幸福的微笑。窗帘是紫色印着几朵郁金香花的半透明纱帘,床的对面放着一排样式新颖的乳白色衣柜。小陈继续给我们介绍说,冰箱和彩电也是他们后来买的,大红颜色的冰箱放在地上格外醒目。小陈还说他们家现在已经脱了贫,村里每年还给他们分红1000元。

  小陈说得开心,我们想了解的更多:“小陈,你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说一下宁书记对你们的帮助。”小陈便把我们领到了院子里,指着院子中央的一棵葡萄树说,这是当时宁书记给我们每户发的葡萄苗,你看现在已经挂果了,我们真的看到葡萄架下结了不少青翠的、紧实的小葡萄。小陈又给我们指了指东墙下的四头猪,说两头是村里给他们的仔猪,另外两头是自己买的,“两头也是喂,四头也是个喂,不如多喂几头。”我们走近看了看那几头毛色光亮的半大猪,它们正慵懒地睡着午觉,听到我们在说话,猪们不约而同地“哼哼”了几声。小陈又给我们看了看正房一角房檐前的几只鸽子笼,说养鸽子也是宁书记给他们出的主意。我们注意到小陈家的院子,因为有了眼前的这一切而显得狭小了些,同时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时值中午,怕影响他们休息,我们告别了小陈。出了街门,看见王学峰正坐在街边的一棵树下和他的狗狗乘凉,他可能为让小陈和我们很好地交流,避到了这里。我们没再去打扰他,但此时我相信王学峰是幸福的,他的内心是富足的,对未来的生活是有㡳气的,因为他们有这样一位好书记。

  雨后的下西岗村,空气格外清新,街巷弥漫着玉米抽雄时特有的味道,香中带有点甜味儿。虽然是小暑的中午,天也并不是十分闷热,趁着老乡还没有午休的间隙,我们走进了贫困户王良廷的家。

  老王家在大街东边一个巷子里,从大街到巷子里,路面整洁干净,街角墙根也没有一点垃圾杂物。原本同川人就勤劳简朴,近年来扶贫政策的实施,下西岗村的村容村貌更是与时俱进。老王家的大门古朴典雅,是做工非常精细的砖雕街门。“松竹红梅”匾额显示他的主人曾是殷实的农家。

  大门边壁上“精准扶贫标识牌”格外醒目。贫困户名叫王良廷,致贫原因是缺资金。家庭人口2人,脱贫时间是2016年12月。帮扶单位是原平市交通运输局,帮扶责任人是冀新天,帮扶项目是产业扶贫、异地搬迁。

  街门虚掩着,在老乡的呼唤声中,主人王良廷把我们领进了屋里。一进门,王嫂正在用抹布擦炕沿,招呼我们坐下。“还记得我吗?大哥!”李占青问道。“记得,上次宁书记还带你看过我呢!”“快擦擦汗。”老王搓了搓双手,从衣架上取下一块新毛巾递给了李占青。

  “我们是原平故事创作团队的成员,想了解一下国家实施精准扶贫政策以来,你们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艳青坐在王嫂身边拉起了家长。“变化可大了,国家实施精准扶贫政策以来,对我们帮助很大,特别是宁书记来村后,更是做了实实在在的事情,看我光顾了说话了,先给你们倒水喝。”王嫂先用开水烫了下杯子,又用新抹布将杯身外边擦了一次,“茶叶也不在手跟前,就喝白开水吧!”王嫂开始为我们倒水。

  “说起宁书记来,外可是办实事的好书记,一到村,新军挨家挨户走访群众,很快与群众打成了一片,也来过我家很多次,耐心倾听我对脱贫的看法,和我反复探讨摘掉全村群众贫困帽子的各种办法。通过充分征求群众意见,新军和村两委干部制定了三年脱贫致富的发展规划,又是养鸡鸭、又是办合作社养猪,还建了大棚种蘑菇,净做实的了。”王良廷大哥带着自豪的口气说起了本村的扶贫情况。

  “说起宁书记来,外可是俺村的大恩人,没有他脚踏实地带领群众发展种植、养殖,起早贪黑和大家一起干,哪来下西岗今天的变化。我们这些贫困户也得到了实惠,去年合作社第一次分红分给我家2000元,今年又进行第二次分红,我们七户特困户每户又分到8000元。”王良廷大哥边给我们递水边说到。

  我端起水杯,仔细地环视了屋里一圈,王哥家虽然摆设简单,老牌电视机端坐躺柜上是最值钱的家当,几十年前的座钟在一旁“嘀嗒”作陪,王嫂绣的鞋垫彩蝶欲飞——窗明几净,让人舒眉展眼。

  “扶贫不光是给钱,宁书记还多次邀请专家为百姓进行健康知识讲座,让我们这些老病号学到了不少预防保健和养生知识,又为我们介绍大病救助等国家政策,帮了不少家庭。在宁书记帮助下,我家申请了农村低保。宁书记鼓励我家老头按时吃药,加强锻炼,重新振作起来,到村办的菌菇棚干点活,重新找回生活的自信。”王嫂应到。

  和王哥王嫂告别时,他们邀我们常来:“西红柿过几天就红了,下次你们过来给大家摘些解渴。”院里的菜畦郁郁葱葱,架上的豆角正在开花,一直串到房顶,真应了家乡的民谚“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们从王哥家走了出来,觉得浑身是劲,扶贫正当时,这袖子不撸也不行了!

  王良廷家有三间小正房,桔黄色油漆漆了所有的门窗,透过窗玻璃,屋内摆设一览无遗。院子里的五六苗南瓜顺着架梢爬上南房沿,肥大的叶子如荷叶一般朵朵盛开,充满无限生机。一只小狗狗摇着热情的尾巴跟着主人把我们迎接到屋里。

  王嫂赶紧放下擦炕沿的抹布,招呼我们坐下。屋里间摊不深,还带着一个小里间。摆设简单,传统的扣箱,85年的座钟,90年代流行的小平柜。当得知我们的来意,王嫂从平柜上取过一个相框,和我一一说起照片上的故事。

  “自从宁书记来了,俺们女人们才觉得生活还能这来好!平日有时间就跳跳舞,唱唱歌,编演个节目甚的。你到百度输上下西岗村就能看到俺们的很多节目视频。”

  “闺女也不容易,能顾了她也不赖了。女婿去年车祸,到今还养得了,甚也不能做。”

  “他浑身是病,又是静脉曲张,又是脑供血不足,去哪人家也不要。前几天还梗了一下这才出院没几天。要不是宁书记,早耽搁了。”

  “嗯,宁书记请专家给百姓讲健康知识,让俺们学到了好多预防保健和养生的知识。去年给俺们分红2000元,今年又给村里特困户分红8000元,俺们是其中的一家。他可是个好人,好的不能再好了,尽是办实事了。”

  “以前他爸是个好受苦人,俺们一家过得很好,至娃娃殁了,他爸一下缓不过神来,就像烂性了一般,还窝下一身病。要不是宁书记来了给俺们脱了贫,还办了低保,他爸哪能有说有笑。以前觉得养儿为防老,儿殁了,没靠了。现在有了宁书记,才觉得靠着党也能养老,生活有盼头了。宁书记可是俺们的大恩人。”

  “你看光顾了说话,都忘给你们倒水了。”王嫂从平柜里取出三个扣着的玻璃杯,用开水烫了,又拿抹布擦了又擦并双手端水给我们。这一个细节让我深深地感动。她敬重的是宁书记与百姓同心的高贵品格,除了敬重更多的是感恩和信赖。

  临走,我再次打量了一下小院,架菜的架梢全是一般齐整的树枝,南房沿垛着很多一般齐的干枝硬柴。这样有情由的人家,是应该过上好日子的。

  这是一个占地不大的老院子,小巧精致,土筑的院墙,分内外二进院,外院荒芜,土墙门窗已经塌裂。沿台阶进入内院,就见小院内干净整洁一派勃勃生机。两边靠墙的地种着绿色蔬菜,一边是上架豆角,叶茎繁茂,长得高大密集,悬挂着许多嫩绿的豆角;另一边种着葡萄、西葫芦等绿色植物,中间是出进家门的过道。

  走进家门,看到的是一间占地狭小、家具拥挤的农家屋舍。正对门的是紧贴墙面的农家锅灶台,两边是老旧橱柜和连接灶台的土炕。由于室内狭小,我们几人只能靠橱柜、炕沿站立。炕上躺着村民王宝生的爸,叫王爱庭,已经83岁,刚刚大病出院。迎接我们进门的是王宝生的妈,也已82岁。老大娘一进门赶紧招呼着给我们倒水喝,我们不想劳累老人,赶紧说不渴不喝,老人忙着又切开了儿子给买回的西瓜,硬塞到我们手里。

  炕上的王爱庭老人刚从县医院住院回家,精神不振,见我们进来硬要坐起来。大娘介绍了自己的家,三儿一女,除老大住在村里,其余子女都不在身边,老大也已61岁还在外地打工,只有小儿宝生住在原平城里,能经常回来看望。因为是贫困户,老伴住院时,医药花费按农村医保正常报销后,贫困低保户人员还能再报销剩余费用的30%,但在盖这个章时颇费了一番周折。宝生骑着个破旧的三轮车在医院和低保办之间跑了好几个来回,医院要求病人家属先到低保办盖了章才能给报销,低保办说需要医院盖了章,低保办才能给盖。王宝生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好几个回合,身心疲累,最后,他打通了宁书记的电话请求帮忙。宁书记接电话后马上了解情况,知道这两个单位没联网,没有低保办的公章无法证明患者的低保对象身份,医院就没办法办理手续。于是他亲自到低保办把情况说明,总算盖上了章,医院很快给减免了八九百元的医药费用。老人很感激宁书记,不断地说,宁书记人真好,大事小事只要能帮忙的,什么事都会给办。

  说起宁书记在下西岗村干的事,80多岁的大娘干瘪着嘴唇说:宁书记在咱村办的事,俺们跟上都沾光了。看我老俩口年老困难,去年还分给我们一个大洗衣机。宁书记人实在好了,办事也公道,大小事只要能办到就会给你办,办不到的事不能就不可以。这人可实在了,不赖!

  走出大娘的家门,就见骄阳下,院子里绿油油的蔬菜更加浓郁清新,墙角一簇野生打碗碗花开得正艳。

半岛体育平台下载手机网站/登录网页版入口 版权所有 鲁ICP备2021025335号-1 网站地图